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翔的旅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  

2014-09-10 23:17:15|  分类: 旅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D27-29,兰州——中卫——银川——包头

熊大熊二沙坡头留念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沙漠酒店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深夜的沙漠酒店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熊孩子们来沙坡头还能干什么?玩沙子呗!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从兰州开始,后面的行程就非常宽松了,兰州到中卫330公里,中卫到银川210公里,银川到包头540公里,加起来不到1100公里,一天的路分成三天跑。

  考虑到沙坡头是熊大熊二肯定会喜欢的地方是,而且我们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定到沙坡头沙漠酒店的房间,760元/天的沐浴星空房绝对是此行最贵,我在中卫安排了一整天的时间,6月19日中午到,6月20日中午离开。

  沙坡头景区分沙漠区和黄河区两个部分,沙漠酒店是在沙漠景区里面,把车停在景区内的停车场之后(非酒店客人的车停在景区外的停车场),还需要先从景区大门出来买上门票,检完票才算真正进入景区。入住酒店的游客需要先坐电瓶车到一个换乘点,然后有酒店的专车来接。虽然事先已经知道酒店接客的是越野车,不过真的见到亮黄色的北京2033时,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下,可惜的是酒店离换乘点很近,似乎也就是2-3分钟的车程,还没坐够就到了。

到达沙坡头景区前的景观大道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接客的北京2033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沙坡头沙漠酒店,是本次旅程中最贵的住宿地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沐浴星空房,听起来很有档次的感觉,其实就是有一个玻璃顶的卫生间,而且还只有淋浴(如果是大浴缸就完美了),房间也不是很大,不过装修还是比较有品位的。我们在房间稍事休息才一会儿,熊大熊二就按捺不住,光着脚窜出去玩沙子去了。

照片中最左边的房子就是我们住的淋浴星空房,其实就是个玻璃顶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在这里,熊大熊二玩沙子玩疯了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沙漠区的游乐项目有很多,我在这些游乐项目中选择了看起来最刺激的沙漠冲浪车,一家四口兴致勃勃的坐在冲浪车的第一排,事实证明我的眼光的确不错,这个沙漠冲浪真的是太过瘾了,巨大的汽车在连绵起伏的沙丘中冲上冲下,有的时候简直就是直上直下,一车人尖叫声此起彼伏。最恐怖的是司机在开着车向下俯冲马上就要到底的时候,还回头左看右看的,估计是在看有没有人犯心脏病吧。熊大熊二哪见过这种场面,才开到一半的时候就吓瘫软了,要不是我们紧紧抱住,他们俩都得出溜到地板上,熊大是软倒在妈妈怀里,小手紧紧捂住眼睛不敢朝前看,熊二干脆就吓哭了,嘿嘿嘿嘿,又该被人数落我们虐待孩儿了。

沙漠冲浪可是把熊大熊二虐待了一把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在沙坡头的第二天,我们没有去黄河区玩, 继续在沙漠区骑骆驼、玩沙子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沙漠区的其它游乐项目,我都不怎么感兴趣,刚被冲浪车虐待过的熊大熊二还心有余悸,也都不嚷嚷要开这个车坐那个车了。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日落时分,当游人全部散去之后,夕阳下没有了喧闹声的寂静沙漠,才真正显现出自然的魅力和美感,而沙漠酒店昂贵的住宿费也是在这一刻才值回票价。

日落时分的沙漠酒店,没有了喧闹的声音,夕阳下的沙漠显现出自然的魅力和美感,值回票价的时刻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顺便说一下,沙漠酒店的饭庄非常不错,做的菜口味超赞,价格也不高,严重推荐。

严重推荐沙漠酒店的饭庄,洗手池也做得这么环保,菜的口味超赞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酒足饭饱,玩累的熊大熊二先睡下了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熊孩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消停了?睡了一会儿就起来,要求再出去玩,好在夜色下的沙漠酒店也依然让人赏心悦目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我们6月20日中午离开沙坡头,晚上在银川落脚,入住锦江之星鼓楼店,原计划要去缅怀一下西部影视城大话西游的城墙,也因为疲惫没有去成。

银川鼓楼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
在银川没有吃最有名的老毛手抓,我们吃的是清真老字号羊杂 
无知者无畏的旅程(二十一)(大结局) - 飞翔的旅鼠 - 飞翔的旅鼠
 
  6月21日,行驶在内蒙的高速上的我正被车里时不时飘来的屁味熏得头昏脑胀,熊大忽然大喊:“爸爸,我要拉粑粑!”
  我擦!怪不得刚才车里一阵一阵的恶臭,问谁谁不承认,原来是你小子。
  “还有10公里到服务区,你再等5分钟哦。”
  “爸爸,我快憋不住了。”
  “马上就到了,你在忍一下啊。”
  “爸爸,到了没有,再不到我就要拉裤子里了。”
  在熊大的抗议声中,恶臭还在持续。
  “妈妈,怎么车里还这么臭?”
  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  “我怎么感觉车里就像有一坨粑粑一样啊,程程,你是不是拉了?”
  “我没有。”
  终于到了服务区,可怜的熊大用手捂着屁股跳下车,跟着妈妈冲进了厕所,我则带着光腿棒的熊二在厕所旁边的健身器材那儿玩。
  怎么搞的,逸凡怎么一直挠屁股?我擦!逸凡的小裤头里面怎么像是揣了什么东西!
  我用手一摸,尼玛!那真的就是一坨屎啊!那手感那弹性,和老巴蒂的粑粑差不多啊!
  好不容易把熊大熊二收拾好,我们重新上路,不过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:“妈妈,你说逸凡什么时候拉的粑粑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“会不会程程说要拉粑粑的时候,他也在憋着,之前一直在放屁的就是他,然后听程程说快憋不住的时候,他就真的憋不住拉了?”
  “不好说,说不定之前你闻到的臭味就是他的粑粑。”
  “我擦,不会吧。”
  “怎么不会?你想啊,你闻到臭味的那会儿……”

  我们就这样一路探讨着“熊二的粑粑到底是什么时候拉的”这种疑难问题回到包头,结束了为期29天、行程11000公里的西藏之旅。

(大结局)

  虽然大结局臭烘烘的,我还是要再一次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各位朋友,谢谢你们的关注、支持,更谢谢你们快乐着我的快乐,悲伤着我的悲伤,再见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